• 您當前的位置: 師資隊伍 - 人文師說 - 鄧宗覺:江左赤子,江右情懷
     【站內搜索】
     
     【最新信息】
    人文學院各學位點及導師簡介(...
    人文學院學位與研究生教育情況
    【校園偶像】丁之琳:我只是一...
    霽光講壇第11講---周星:...
    學術海報:生存于世的價值思辯...
    學術海報:學術規劃與“讀書”
    鄧宗覺:江左赤子,江右情懷
    發布時間:2015/11/26  點擊量:  責任編輯:admin1
      午后的青山湖,柔和而又慈祥。陽光照耀在青山湖校區的教工宿舍樓上,顯得格外的親切。在這座普通的專家樓里,居住著在江西生物學界泰斗、著名生物學家鄧宗覺先生。百年的悠悠歲月,現在只剩下了平靜安詳。作為南昌大學為數不多建國之前工作的老師,他見證了這所學校漫漫的發展之路。這所學校也見證了鄧老師無悔的青春歲月。
                    一、江左少年,結緣江右
                 1916年,鄧宗覺先生出生在江蘇南通一個大家庭中,在家中排行最小。那時的南通在清末狀元張謇的努力建設下,已經成為了中國近代第一城(吳良鏞語)。毗鄰上海,濱江臨海,可以說初見氣象了。雖然已經開始了近代化建設,但小城南通仍然保持著它的肅穆與安詳。與十里洋場不同,這里依然是“衣冠簡樸古風存”。對于鄧老師來講,這里的意義純粹屬于故鄉。至今,百歲老人希望能再回家鄉看看。
    1928年,鄧老就讀于中央大學區立南通中學(后更名江蘇省立南通中學)。這是當時蘇中蘇北地區重要的學府,為清末實業家張謇先生所創辦,位于南通城之北。前望淼淼濠河,后臨天寧古剎。那時,學校匯集了朱東潤、胡風、姜亮夫等一大批在學術史上影響巨大的的學者。歐風美雨伴隨著暮鼓晨鐘,這種穿越時代的交錯讓20歲不到的鄧老最早理解了中西合璧的內涵。課堂上,白發蒼蒼的理學家徐昂讓他們背誦《四書》,而新派老師更有可能讓他們閱讀魯迅和胡適,或者回憶幾年前,美國實用主義哲學大師杜威來校的情景。在這種濃濃的學術氛圍下,1934年,鄧老師高中畢業,考進了國立中央大學。
    國立中央大學(今南京大學)是民國最優秀的學府之一,位于當時國民政府首度南京,匯集了一大批優秀的學者。鄧老師考入了生物系,這是在中國剛剛建立起來的學科,因此也匯集一批中國生物學的奠基人。讓鄧老印象深刻的是植物課的老師:第一堂課上,一個留著八字胡、面目清瘦的中年男子正在講解生物,他戴著眼鏡。十分斯文、風度很好,夾雜著英文、拉丁和古文。他叫胡先?X,是國立中央大學的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他后來的一個身份是國立中正大學的校長。相信此時的鄧老不會想到,自己今后將會與這位先生和這所學校結下不解之緣。
    由于日軍侵略,1937年底,鄧老師隨校西遷至山城重慶。1938年,23歲的鄧老師大學畢業,那時正值日寇侵華,一個文弱書生,最好的選擇還是留校任教。于是鄧老選擇了留在國立中央大學擔任教職。象牙塔的歲月往往會讓人忘記里時光。很快,1949年到來了。
    從1938年到1949年,這中間中國發生了什么,無需多言。對于學人,他們的人生與這段歷史相比或許無足輕重。但是或許能給我們看到歷史的另一面。在整個中國即將迎來轉折點的時間段中,鄧老師迎來了自己人生的一個轉折點。
    這還要剛才提到的從胡先?X先生講起。
    1940年,經江西各方面努力,國立中正大學建立了。胡先?X先生成 為了第一任校長,并親自建立生物系。1944年,由于《民國日報》事件,胡先生結束了自己的校長生涯。但是對于中正大學生物系,胡先生一直十分關心。1949年,由于戰火紛飛以及國民黨金融改革的失敗,國立中正大學生物系已經沒有多少老師了。在這個情況下,中國動物學奠基人、鄧老師的導師秉志院士和陳義先生認為鄧老師專業素質過硬,又是胡先?X先生的弟子,就將他推薦到了國立中正大學。
    當鄧老師到達江西的時候,南昌已經解放,國立中正大學改名為國立南昌大學。幾個月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沒想到,這一調動就是整整65年。鄧老師,一個江左赤子,開始了自己在江右工作的生涯。
                二.與共和國同齡的南大情緣。
    江西,自古都是天下膏腴之所在。在宋明時期經濟發達,社會興旺??墒堑搅私?,隨著東南沿海逐漸興起,而且鐵路大動脈沒有經過江西。歷史上輝煌的江西開始落寞和落后。到了1949年,即使是南昌,也與東部產生了巨大的差距。
    正是在這個時候,鄧老師來到江西?,F在回顧他剛來江西,幽默的用了“可憐”這個詞語形容環境。由于條件艱苦,國立南昌大學被分成了數個分散很遠的校區,而且規模極小,校舍質量極差,與國立中央大學不可同日而語。就在這樣,鄧老不顧物質條件的極度困難,開始了他的工作。作為當時生物系為數不多的老師,他一邊尋找合適的老師,一邊努力培養生物科學的好苗子。制定教案靠他,協調教務靠他,甚至尋找標本也靠他?,F在陳列在我校生物博物館的巨型中華鱘就是鄧老在菜市場親自找到并且運回的,很快他從副教授晉升教授。
              1953年,由于院系調整,國立南昌大學被分解到了好幾個學校之中,生物系被分配到江西師范學院。1958年省委決定成立江西大學,江西師范學院生物系又回歸到了江西大學的懷抱之中。在這段期間,生物系不斷發展,不斷進步,逐漸壯大,這與鄧老的嘔心瀝血是分不開的。胡先?X先生也一直以此為傲,直到晚年,他都一直認可江西大學生物系,認為只有它繼承了當年的國立中正大學生物系的衣缽。這時,鄧老師已經年近半百了。 50歲生日這年,文革爆發了。在那場震驚中外的運動中,鄧老師被錯誤的打成“反動學術權威”。就在這種危險的情況下,他還不顧個人安危,通過各種渠道,將生物系的教學資料和動植物標本轉移到安全的地方。這使得復校后,生物系很快進入了正軌。至今都是南昌大學的重點發展科目。在回憶著一段的時候,鄧老師基本上沒有做任何的思考,思路清晰敏捷。他語速平淡和緩,卻能很明顯的聽出期間的自豪與激動。文革結束了,鄧老師已經整整60歲了,但是他的第二春也來到了。鄧老師將他的目光轉向了一直關注的鄱陽湖。 
    鄱陽湖,中國第一大 淡水湖 ,也是 中國 第二大湖,鄱陽湖是世界上最大的鳥類保護區,“鄱陽湖畔鳥天堂,鷸鸛低飛鶴鷺翔;野鴨尋魚鷗擊水,叢叢蘆葦雁鵠藏”,每年秋末冬初,有成千上萬只 候鳥 ,從 俄羅斯 西伯利亞 、 蒙古 、 日本 、 朝鮮 以及中國東北、西北等地來此越冬。如今,保護區內鳥類有300多種,近百萬只,其中 白鶴 等珍禽50多種。鄱陽湖被稱為“白鶴世界”,“珍禽王國”。這不僅是江西生物研究的寶藏,更是中國乃至世界的寶藏。于是,年過花甲的鄧老師又投入到了忘我的工作中去了。
    40年前,先生胡先?X篳路藍縷,探討廬山植物,40年后,學生鄧宗覺披荊斬棘,研究鄱陽動物。沿著先師的足跡,為江西的動物學研究作出了開創性貢獻。除了學術的研究,鄧老師更專注于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他在江西婺源荷包紅鯉、萬安玻璃紅鯉、興國紅鯉的提純選育工作中獲得成果。為了表彰鄧老的功績,1983年,68歲的鄧老光榮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此時離他來到江西已經整整35年了。
     對于鄧老來說: 這些激情燃燒的歲月跌宕起伏,但這只是鄧老與江西結緣的上半頁。鄧老接著目睹的。遠遠要比要比過去令人高興喜悅的。他將見證一所大學,由無到有,由小到大,由衰到興的發展歷程。 
                  三、諄諄勉勵,長征接力有來人
    1993年。江西大學與江西工業大學合并,新南昌大學成立。1997年,南昌大學成為211工程的重點建設大學。此時的鄧老師已經年愈八旬了。新世紀又傳來了南昌大學前湖校區破土動工的好消息,87歲的鄧宗杰先生參加了動工儀式,此時的他已經是南昌大學的終身教授了。60年前,他的導師秉志先生就是國立中正大學的名譽教授,歲月悠悠,秉老早已作古,鄧老師則也已年值耄耋??墒?,幸運的是,鄧老看到了南昌大學的新的輝煌。時隔十年,2013年9月,98歲高齡的鄧宗覺先生來到了前湖校區,參加2013年的新生開學典禮。2015年他與學校領導在家中度過了自己的百歲華誕。而這一年,南昌大學綜合試點改革方案正式實施。
        66年前,他來到這片熱土。他見證了這一段激情燃燒的歷史,同時他自己也成為這段激情燃燒歷史的重要組成部分。 
     “你老了,學校年輕了”,這句話形容鄧老師十分的合適。試想南昌大學建校90余年,由當年3個教室,32個同學發展到現在千畝校園,數萬名學生,這里面蘊含了多少個像鄧老師前赴后繼,嘔心瀝血的老師的努力呢?鄧老師無疑是幸運的,因為他看到這所學校66年變化,從滿目瘡痍到不斷進步,目前的南昌大學正在推進“強學科、精管理、興實干、惠民生”的改革發展目標,努力將南昌大學建設成為“區域特色鮮明”的高水平綜合性大學。這就是對鄧老最好的犒賞。2015年,綜合試點改革的大幕拉開,鄧老更是歡欣鼓舞,這所學校迎來了又一個歷史轉折。其實何止是南昌大學,這更是建國66年的縮影。在這條復興之路上,每一代中國人像鄧老為國家,為社會付出了畢生的努力,才使我們的國家不斷前進,使人民的生活不斷提高!
    這是鄧老的66年,也是南昌大學的66年,更是新中國的66年。
    與鄧老聊天,你會發現他有兩個長談的部分:一個就是思鄉,另一個就是關心同學們的生活?!澳銈兯奚嵩趺礃印薄皩W校環境還好吧”“食堂吃不吃得慣”這些最基本生活問題,體現了鄧老對青年學生無微不至的體貼與關懷。
                鄧老雖然學了一輩子理科,卻對傳統文化情有獨鐘,更十分關心現在文化的發展。他講過,習近平總書記在教師節訪問北師大,鼓勵青年學子多學古詩,多了解傳統文化。他對此十分的擁護。鄧老雖然是一個理科的專家,但是對人文學科卻有著很強烈的興趣也有很深的國學素養?!按髮W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 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彪m然是已經很大年紀,但是鄧老對于《四書章句集注》中的話信手拈來。并且也深深的影響了他的世界觀?!鞍殡S著中國的富強,國家將越來也重視人文科學,發展人文科學”鄧老用充滿希望的眼神看著我們,動情的說。這些話將激勵每一個人文學院的學子在今后的學習生活中不斷努力,實現自我。
    對于比自己小80歲的青年學子,鄧老動情的表示:“我希望你們青年人多讀一點書,多做一點實在的學問?!编嚴喜幌M嗄陮W子過于浮躁、急功近利,而是真正將自己沉入書本中、沉入知識中,靜下心來做點實實在在的學問?!疤ぬ崒嵏牲c實事”鄧老用略帶口音,大聲說道?;蛟S他是,就是他77年從教經歷的最好總結。 
    下午的青山湖校區更加柔情而美麗:夕陽已然西下,可是卻顯得尤為的燦爛和美麗。陽光斜照在鄧老家樓下香樟樹,顯得更加郁郁蔥蔥,也許這就是鄧老的寫照。即使在高齡,都有一顆積極健康的心態面對人生。希望鄧老能身體健康,想這蔥郁的香樟樹一樣,“滿目青山夕照明”!
     
     
    牛魔王捕鱼
     
    本網站屬南昌大學內部二級網站 總站備案號:贛B2-20050168號
    南昌大學人文學院 © 版權所有 2005-2018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紅谷灘新區學府大道999號南大人文學院 郵編:330031
    郵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