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當前的位置: 學生園地 - 人文學子 - 吳揚廣:以讀書為職守
     【站內搜索】
     
     【最新信息】
    人文學院各學位點及導師簡介(...
    人文學院學位與研究生教育情況
    【校園偶像】丁之琳:我只是一...
    霽光講壇第11講---周星:...
    學術海報:生存于世的價值思辯...
    學術海報:學術規劃與“讀書”
    吳揚廣:以讀書為職守
    發布時間:2018/11/21  點擊量:  責任編輯:admin

    人物簡介:吳揚廣,南昌大學國學研究院2015級國學實驗班學生,江西贛州人。先后獲南昌大學特等獎學金4次,一等獎學金2次,特別獎學金3次。先后擔任15級國學班班長,哲學、文獻學讀書小組組長。其學術論文《“梁有五部目錄”重考》評為湖南大學岳麓書院“全國高校國學論壇”本科生組三等獎;《衛包改<尚書>字考論》評為南昌大學國學研究院學年論文一等獎,并入選北京大學古典語文學“古代經典與現代社會”青年論壇。推免至浙江大學古籍研究所,專業為中國古典文獻學。

     

    以下內容根據采訪整理而成:

     

    有興趣自然就會有熱情

    不像很多同學那樣從小就開始接受古書的熏陶,由于父母念書不多,我小時候的文化教育基本來自學校。不過在讀書這件事上,父母給了我完全的自主,讓我自己安排好這條路。也許是天性使然,我初中的時候就對“做學問”產生了興趣。

    到了高中,接觸的知識范圍更寬了,我喜歡上了哲學。先后買了很多書,西方的包括叔本華、尼采之類的著作;還有就是開始有意識地湊齊先秦諸子九流的書。所以我對國學開始產生興趣是在高中時期,算是非常晚了。

    嚴格來說,大學考進國學班之后,我才真正理解了國學??吹侥喜髮W新生手冊上有關于“國學實驗班”的介紹,了解到這個班主要是培養學術人才的,與我當時想研究中國哲學的人生方向比較貼近,就報考了。當然,那時的理想和跟國學院“融貫經史子,匯通文史哲”的宏大理念還有很大的差距。

    有興趣自然就會有熱情,如果不喜歡,而愁眉苦臉、硬著頭皮去讀古書,雖然也可以努力一陣,卻難以恒久地堅持。我喜歡對一些知識進行深入的探索,把有價值的東西跟同學分享,覺得很有樂趣與成就感。進入國學班之后,難說“三年不窺園”,勉強可以說是“未曾一日廢書”。但說實話,我很少覺得累,自己也沒什么要勤奮、要奮斗之類的觀念,不過是以讀書為職守吧。當然,得益于學校和國學院的條件支持,我們有自己的資料室,有一個安逸的環境,沒有讀書之外的雜務事、煩心事,所以能夠盡情地讀書。老師們經常跟我們在一起,隨時可以向他們請教;又有志同道合的同門,可以討論切磋。這些也都給我的讀書生活帶來樂趣,支撐著我的讀書熱情。

     

    遇見國學院,進入國學門

    進入國學班學習,是我目前的人生經歷中最為重要的事情之一。我感到非常慶幸,選擇了這條路,遇見了國學院,進入了國學門。

    與以概論和通識為主的文史哲專業的課程不同,國學班開設的課程主要是元典。直接閱讀元典,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當我們出去參加一些學術活動,跟其他學校交流的時候,能感到某種來源于精讀元典的優勢。就研究一個問題來說,我們一般立足于元典,而現在不少的研究卻是立足于別人的研究。在這個意義上,我們的方法更可靠。同時,即使是一些代表著知識權威的敘述,在直面元典之后,也能發現其中的紕漏。

    另外在過去的三年中,我對于國學以及傳統文史學的認識其實在不斷變化。我們這一代先天地接受了所謂現代理念,但國學班的培養讓我們時常反思,傳統的四部之學究竟如何在當下重新定位。雖然這樣的問題顯然不是我這個晚輩小子能夠插話的。

     

    讀書,整體之把握

    元典很難讀,常常是自己覺得懂了,深入下去才知道自己根本沒理解。至于讀書方法,在比較迷茫的時候,我會專門去看前輩們關于如何治學、具體到如何讀某一本書的方法的論述。如《朱子語類》、梁啟超《要籍解題及其讀法》、《書目答問》等,都是可以時時翻閱的。

    首先,對古書要有整體的把握,明白哪些書要逐字細讀,哪些書相對次要,哪些書僅用來查閱。同時,要了解每一本書各注本的特點和長處。比如讀《詩經》,自然是《毛詩正義》、《詩集傳》、《詩毛氏傳疏》等注本最為重要。這些在國學院的課程體系當中,都可以得到充分的訓練,反而要避免的是走馬觀花,淺嘗輒止。

    其次,讀元典是有次第的。在深入到具體的書之前,應該知道該先讀什么,循序漸進。比如《四書》,可以采取《大學》、《論語》、《孟子》、《中庸》的順序。又比如《十三經注疏》,黃侃先生說,先讀《詩疏》,次讀《禮記疏》,后泛覽《左傳疏》、《書疏》等。我習慣把要讀的書,按閱讀的順序排列成自己的“讀書目錄”。但里面對古書的分類,還是用“經史子集”的劃分方法。這和現代學術規則似乎相背,但卻有利于更好地理解古書的內容。

    很多的前輩學者提到,“未畢一書,不閱他書”。在繁重的課程體系下,這需好好斟酌。讀書有時要從現實出發,要考慮以后的研究方向。但是,其他的書并非就可以束之高閣。在完成老師安排的任務的同時,可以積累這部書的閱讀方法。讀書不能僅為期末考試而謀,而要有更加長遠的規劃。

    最后,讀古書的態度很重要。我見過有人一邊讀書,一邊大罵古代的經學家。這樣讀書,有什么意思呢?與此相反,又有人抱著一種激烈的捍衛圣人的態度,則不免被人笑話為泥古不化。我覺得,陳寅恪先生說的“同情之理解”,才應該是讀古書的基本態度。同時,我們常說要有問題意識、要創新。此話不錯,但直接用于讀古書,卻未必合適。比較好的態度是“先信而后疑”,才能真正進入古書的闡釋體系。

     

    讀書,具體之方法

    讀每本書之前,最好對這本書的形成和流變、這本書的基本內容以及后世關于這本書的話題有了解。比如《說文解字》,黃侃先生提到過,可以先讀《詩經》中出現過的字,相當于把兩本書結合起來讀;或者先把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圈點三遍,再根據聲旁等關系進行系聯。再比如《漢書》,蘇東坡所謂“八面受敵”,即多次閱讀,一次著重關注一種內容。當然,關于某一本書的讀法,最好的資源就是我們的老師,我有時候會在課后詢問他們。另外,每本書都有相應的研究學者,他們一般都有獨門秘訣。

    我個人比較接受以記誦為主的讀書方式,所以平時會在早上和傍晚去背書。一方面可以訓練古文的語感,加強理解。另一方面,不外乎是讓肚子里多點貨,用的時候才更得心應手。比如佶屈聱牙的《尚書》誥文,我進行過一些背誦,在我寫一篇關于《尚書》的論文時,就感到了很大的便利。

    與中國傳統讀書法相反,有一種西方的讀書法“close reading”很值得借鑒。這種方法強調通過細讀導向一種陌生感,克服對文本太過熟悉而帶來的不加思索。我覺得這兩種方法可以結合。

    句讀訓練也很重要。我不太喜歡“標《毛詩》”、“標《尚書》”這樣的說法,更喜歡用“讀”。把書用標點斷開不難,難的是真正讀懂,點讀古書給我們提供了一個細讀文本的過程。此外就是抄書,抄的過程也有利于記憶和思考。最高級別的抄書則大有講究,顧炎武說“著書不如抄書”,所謂“采銅于山”,抄得好是可以傳世的。

    不過,所謂方法基本是就從事研究而言,如果志不在此,方法也就不一樣了。章學誠有一種說法,叫“立言之士,讀書但觀大意”,他的目的是成一家之言,甚至“為后世開山”,自然不屑于像同時代的考據學者那樣一字一句考訂文本。這樣讀書也未嘗不可。

    另外,偶爾也可以隨性一些,讀正經正史累了,我會翻讀《文選》《杜詩》調節一下。

    牛魔王捕鱼
     
    本網站屬南昌大學內部二級網站 總站備案號:贛B2-20050168號
    南昌大學人文學院 © 版權所有 2005-2018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紅谷灘新區學府大道999號南大人文學院 郵編:330031
    郵箱: